A-A+

进驻集中医学观察点我们新的战斗开始了

2020-04-14 骑行路线 评论0条 阅读 0 次

在隔离点,我们分早上、下午和晚上三档24小时值班制,每个班都是连轴转停不下来。当一辆辆大巴士把机场入境人员送过来时,我们的工作既机械又要充满智慧。测温、询问基本信息、签承诺书、告知三餐的送达时间及隔离期间的注意事项等。“为什么要分开住,我和她是一起回来的,我们要住一间。

”有时,我们也会遇到一些不理解政策的入境人员。

“现在谁处于潜伏期,都是未知的。

为了你们的健康和安全,所以隔离期间必须保证单人单间。”我们必须非常有耐心的解释和劝说,直到他们都能安心的入住。

“先生,您好!请出示一下您的机票,把相关信息填一下。

”我一边为一名男士测体温一边跟他说,然而他一脸茫然,看着我没反应。

我跟他再重复一遍,他表现得很疑惑。

“不会是外籍人士听不懂我说的话吧”我心里一阵纳闷,忐忑的事还是发生了。

当他把护照放在我面前时,很醒目的“JAPAN”让我知道面前的这位是日本籍人士,本来还准备碰到讲英语的用手机翻译,此刻我突然有点懵了,护目镜里的蒸汽好像更多了。

“Sorry,Idon'tspeakJapanese."我难为情地说了一句。

日本友人对我笑了笑,连忙拨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他中国的朋友,免提电话中我和他朋友中文交流,他和他的朋友日文交流,在空中翻译的场外帮助下,我们三人就这样很顺利的办好了入住。

当日本籍友人拿着行李说着“Thankyou”时,我心里还真为自己捏了一把汗,虽然一把年纪了看来还是需要掌握一些外语呀!“喂,医生,我刚大便是黑色的。

”正准备下班的我突然接到了12楼某房间打来的电话,于是我第一时间跑上去处理。

经详细询问病史,得知小杨是位留学生,出国前就有十二指溃疡病史,而且还发生过3次消化道出血,这次回国路上奔波劳累,加之不敢脱口罩,基本没怎么进食。

回来后,小杨总觉得胃部不适,容易饿。

作为一名全科医生,处于职业警觉,我马上意识到可能是上消化道出血又复发了。

“别怕,马上平卧,暂时也不要吃东西,我给你测个血压。

”“还好,血压目前稳定,我们会帮你联系至医院就诊的。

”在测量血压确定生命体征尚平稳时,我一边安慰他,一边请示上级后随即联系120,以最快的速度把他安全转至定点医院进一步诊治。

入住的人员时不时的出现一些突发状况,我们不仅要察言观色,解决他们身体上的不适,还要懂得心理疏导来缓解他们内心的恐慌。

标签:我们   电话   一边

0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