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2019行走黄河吉县蔡家川鱼鳞坑里长出漫山绿

2020-04-21 共享单车 评论0条 阅读 0 次

资料图:上世纪90年代的蔡家川。

站在吉县窑渠乡蔡家川流域的黄土塬上,但见漫漫黄土,渺渺云天,千山万壑奔来眼底,残塬深沟惨不忍睹。

每一座黄土塬,都像是被一只只巨灵之掌恶狠狠地反复撕抠过,残如梳状的深沟,将黄土塬分割得支离破碎——这是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的典型地貌。惊心动魄——黄土高原海拔千余米,天碧云透,仿佛触手可及,环望四周的残山剩水,仿佛在静谧中隐隐透出自然与人狂怒厮杀的铿锵之声,如马奔,如雷鸣,从远古一直撞进今天……黄土的土质疏松,失去植被的保护,就像嫩豆腐一样不堪一击——走在上面,像是踩着风干后酥软的蛋糕;俯身用手一捏,粉尘便随风飘逝,一团黄土很快化作一缕黄尘。

上天恶作剧般的安排,使这里全年的降水集中于夏天几个小时的暴雨。

暴雨的冲击力将疏松的黄土层冲出一条条深沟,愈冲愈深,有时整座山峦会只剩下一堵断垣,兀立于天地之间,透出几分诡异,演绎着天与地、山与沟之间有如张艺谋风格的残忍晦暗的家族故事。

被冲走的黄土顺流而下,汇入黄河,把源自纯净雪山的大河染成浊黄,把下游河床垫高,托出悬空之涛,令华北之地每年汛期都心惊肉跳。这里呢,肥沃的黄土流走了,剩下的只有绝望。

山穷水尽,人被逼到贫困的死角。

吉县是省级贫困县,吉县人委屈地说:当初定国家级贫困县时,吉县的人均收入偏巧只高出两块钱,便屈居大宁、永和之后,“沦落”为省级贫困县。

略觉安慰的是,这里的残塬断沟,已基本披上或深或浅、或疏或密的绿色——这是世行援建的治理水土流失项目的功劳。

恐怕这会是黄土高原历史性的转变。

历史性的巨变果然发生了,黄土高原植被恢复的教科书在这里诞生。

2018年,“如愿”戴上过国家级贫困县的吉县,已经靠着吉县“三色”甩掉了贫困的帽子——红色苹果、绿色生态、黄色瀑布,三措并举发展特色经济,让昔日的贫困县吉县脱贫致富走上小康路。

这其中,蔡家川林业基地作为动力引擎功不可没。

0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