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中西部汽车消费潜力有待释放中西部汽车消费潜力有待释放相关动态

2020-04-14 公路骑行 评论0条 阅读 0 次

[摘要]支撑浙江税收保持正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其发达的数字经济、平台经济。  (原标题:寻找经济复苏“急先锋”)  支撑浙江税收保持正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其发达的数字经济、平台经济。前2个月,浙江企业所得税实现约291亿元,增长%。增收主要来自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该行业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  前2月地方经济图谱  日前,各省陆续公布前2月经济数据,疫情对地方经济短期冲击明显。

除了被按下暂停键的湖北,旅游经济占比较高的海南也很受伤;部分中西部省份工业抗压能力增强,东部经济大省运行相对平稳,浙江则逆势交出一份靓丽的答卷——数字经济助其前2个月财政收入维持正增长。而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架马车之一,1-2月有六省基建投资增速已高于全部投资增速且三省基建投资增速加快,显示基建投资已发力稳增长,有望成为稳增长的“急先锋”。

  各省陆续公布前2月经济数据,疫情对地方经济短期冲击明显。  疫情将人们困在家中,餐饮、出行、汽车消费等被抑制,工厂停工、投资暂停,但也催生了部分其他需求。除了医疗防疫物资、基本生活必需品,围绕“宅经济”的冻肉、方便面、烘焙松脆食品等逆势大涨,网上零售、生鲜配送、线上教育等也迎来一波增长红利。  各省受此影响不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除了被按下暂停键的湖北,旅游经济占比较高的海南也很受伤;部分中西部省份工业抗压能力增强,东部经济大省运行相对平稳,浙江则逆势交出一份靓丽的答卷——数字经济助其前2个月财政收入维持正增长。  平台经济风景独好  在全国财政收入降幅接近10%的背景下,浙江前2个月财政收入同比增长%,其中税收更是增长了%。  支撑浙江税收保持正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其发达的数字经济、平台经济。前2个月,浙江企业所得税实现约291亿元,增长%。增收主要来自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该行业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主体税种保持较高增速,推动浙江整体财政收入维持正增长。  企业所得税与企业利润挂钩,是按月或按季度预缴申报纳税,浙江前2个月企业所得税得益于2020年1月、2019年四季度企业表现。  浙江最具代表的企业阿里巴巴集团,其2019年四季度收入同比增长38%,达到1104亿元;非公认会计准则净利润同比增长56%,接近465亿元。  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整体两位负增长的背景下,网上零售、平台经济在其他省份也有比较亮眼的表现。  比如,广东前2个月限额以上单位通过公共网络实现商品销售增长18%,2月当月更是增长%。江苏前2个月限上批零企业通过公共网络实现零售额同比增长%,住餐企业通过公共网络实现餐费收入增长%,实现外卖送餐服务收入增长%。  平台经济的市场地位,在疫情中不断壮大。像安徽前2个月,网上商品零售额增长%,占限上消费品零售额比重由去年同期的%提高到13%;通过互联网实现餐费收入增长%,占限上餐费收入比重由%提高到%。  山东统计局分析表示,疫情倒逼新兴消费业态发展,“宅经济”应运而生。一是生鲜配送业务大增。以天猫超市、京东生鲜为代表的线上平台,快速拓展线上生鲜配送业务,无接触配送模式覆盖人群迅速扩大。二是餐饮企业创新营销,加大外卖、半成品和原材料配送。1-2月限额以上餐饮企业外卖送餐服务收入增长%。三是社群经济迅速兴起,并向农村延伸。居民通过微信群等方式订购商品,商家定期集中配送。四是抖音、微信、淘宝直播等成为零售带货主战场,服装、食品乃至汽车等销售纷纷上线。  除了销售活动转到线上,“宅经济”也带动了一波实物消费。比如前2个月,广东的冻肉和方便面产量分别增长%和%,山东的冻肉和方便面产量增长了%和%,河南的焙烤松脆食品、方便面产量分别增长%、%,山东的矿泉水需求带动饮料类增长%,云南的方便面增长了%。  互联网经济的崛起,“懒宅”群体的壮大,近年的方便食品行业在快速发展,疫情进一步助推了该趋势。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以方便面为代表的方便食品行业有着广泛的消费场合,比如加班熬夜、抗震救灾、国内外旅途等。

方便食品这一轮的爆发,显示了其作为战略保障物资的功能性。

  中西部汽车消费潜力  有待释放  除了浙江,云南前2个月财政收入也录得正增长,同比增长%。

不过,云南前2个月税收下降了%,更多依靠非税收入增长%带动。

  前2个月数据来看,疫情对云南的投资冲击较大,工业、消费的抗压能力更强一些。

前2个月,云南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降幅显著低于全国水平(-%);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亿元,同比下降%,比全国水平低个百分点。

  作为中西部省份,由于资源成本优势较为明显,云南、贵州、江西、湖南、湖北等省近年来工业经济发展较快。

云南的消费数据之所以好于全国平均水平,主要在其新能源汽车类商品前2个月大幅增长了%。

  要知道,前2个月全国汽车消费同比下降了37%,广东、浙江、北京、河南等省的汽车消费降幅均在30%以上,部分省份汽车消费接近腰斩。

汽车作为一类大宗消费,对整体消费的影响作用显著。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总工程师许海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月汽车销售下降了80%多,疫情对汽车消费抑制作用明显。

各省消费者对疫情感受存在不同,可能导致不同省份汽车销售数据分化明显。

云南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大增,不排除有大集团在布局出行类业务。

不过,总体来看中西部省份汽车保有量低一些,随着居民收入的增长,会有更多人群进入到汽车市场,中西部省份的汽车消费潜力比较大。

  民生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解运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汽车消费刺激政策的出台,以及汽车消费的回补,不排除汽车消费下半年出现强有力的反弹。

但是,当前疫情在世界范围蔓延,汽车生产端受到冲击,汽车产销一体化明显,可能会影响到部分需求。

  随着疫情的缓解,前期被抑制的投资需求,后期可以通过加大投入来补回,但部分被耽误的消费需求可能难以补回。

  比如春节期间的旅游出行,海南经济受此影响较大。

海南前2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了%,降幅较大。

海南前2个月旅游总收入约亿元,累计下降%,其中2月仅贡献收入亿元,同比下降了%。

标签:增长   经济

0 条留言  

给我留言